清朝妃子为什么这么难看?

清朝妃子为什么这么难看?

在《大内密探零零发》中,张达明饰演了一个霉运当头的皇帝,当他面对那群如狼似虎的后宫“佳丽”时,所流露出悲怆的表情尤其让人绝倒。

你还别说,历史上的后宫真不一定都是绝世美女,就拿清朝来说,由于其独特的八旗制度,在宫廷选秀中,容貌也不是中选的首要条件,最为重要的是门第。

比如叶赫那拉·静芬,其相貌十分平庸,但因为是慈禧太后的侄女,最终成为了光绪的隆裕皇后。

此外,历史上各时代的审美标准都各有不同。今天备受青睐的“V”字脸并不符合古代女性的审美标准,《相书》中的《女人贱恶部》,就将尖下巴的脸型贬为“贱苦”。

对此,大象公会进行了比较详细的分析,以下是全文:

在《甄嬛传》、《还珠格格》中,清朝宫廷的妃子、格格无一不是符合现代人标准的美女。然而,历史上的后宫女子未必能让今天的观众赏心悦目,有些更堪称面目可憎。


图片来自网络

清朝皇帝的妃子怎么都长这样?

出身不由己

在普通人的想象中,皇帝有权网罗天下的美女,后宫的颜值自然不会差。然而,由于清代独特的八旗制度,宫廷选取御用女性并不以长相为主要标准。

根据 1653 年顺治帝的谕旨,皇后、妃子都应该从满洲官员、外蒙古贝勒等高层人士的女儿中选拔产生,八旗官员的女儿只要年满十四至十六岁,都必须参加三年一度的选秀。这种制度之后一直延续,且逐渐加以完善。

在这种选拔体制下,妃子几乎只能从旗人中产生,社会上的女青年进入后宫的道路基本被堵死。

清代的种族偏见还不只体现在旗人和非旗人之间。即使是旗人,也并非所有适龄女性都有参加妃子选拔的资格。

比如同为旗人,内务府的包衣三旗就与来自八旗的正身旗人地位不同。后宫中地位较高的皇后、贵妃以及嫔妃等,几乎都出身于八旗。


规定了后宫选秀制度的《钦定大清会典事例》

在有资格生产后妃的八旗中,满人和其他族的后宫表现也有很大差别。《清宫后妃》中的“清宫后妃表”记载,187 名清宫后妃中,有 136 人是满人,蒙古族有 21 人,可见皇帝的择偶范围很受限制。

而蒙古人能够二十多次中选,也是靠着清初的“满蒙联姻”政策。早在努尔哈赤时期,就为了联合蒙古科尔沁族、对抗明朝而开始了“满蒙联姻”。清朝入关前后,满蒙通婚达到高峰,皇太极的5位皇后全部为蒙古族,其12名皇女也都下嫁到蒙古。


《蒙古族的体格、体型和半个多世纪来的变化》中的调查结果


《吉林省满族体质特征调查》一文中的调查结果

这种特殊的民族分布,本身就使后宫女性的容貌特征与一般意义上的汉族女性有所区别。以头宽高指数来衡量,大部分人可分为阔头型、中头型和狭头型,而多项调查结果都表明,满族人以阔头型居多。而以形态面指数衡量的话,大部分人可分为超阔面型、阔面型、中面型、狭面型、超狭面型这五个等级,蒙古族即是阔面型的典型代表。

而即使通过了种族关,得以进入后宫的选拔程序,容貌也不是中选的首要条件。最为重要的是门第。

在后宫选拔中,女青年们须根据所在旗色依次乘车入宫,车上会专门标示出她们的门第出身。进入皇宫后,再分成五人一组接受皇帝或皇太后的选阅。被看中者就要“留牌子”,牌子上记录着参选女性的旗籍、家庭和年龄,供选拔者参考。

在清朝统治者的选秀标准中,“品德”也和“门第”一样是重中之重。在清代皇后、嫔妃的册封文中,“淑德”,“端良”,“孝慈”,“世家”,“门第”都是高频词汇。

相比之下,容貌往往不是最主要的考量标准。比如叶赫那拉?静芬,其相貌十分平庸,但因为是慈禧太后的侄女,最终成为了光绪的隆裕皇后。

当然,相貌也并非全不重要。清朝在选秀过程中对容貌还是有所要求,只是当时的审美标准相比于今天不乏惊人之处。

▍“朕闻乾坤定位,爰成覆载之能。日月得天,聿衍升恒之象。惟内治乃人伦之本,而徽音实王化所基。茂典式循,彝章斯举,咨尔嫡妃富察氏,钟祥勋族,秉教名宗。当亲迎之初年,礼成渭涘;膺嫡妃之正选,誉蔼河洲。温恭娴图史之规,敬顺协珩璜之度。承欢致孝,问安交儆于鸡鸣;逮下流恩,毓庆茂昭于麟趾。允赖宜家之助,当隆正位之仪。兹奉崇庆皇太后慈命,以金册金宝,立尔为皇后。尔其祗承懿训,表正壸仪,奉长乐之春晖,勗夏清冬温之节,布坤宁之雅化,赞宵衣旰食之勤,恭俭以率六宫,仁惠以膺多福。螽斯樛木,和风溥被于闺闱,茧馆鞠衣,德教覃敷于海宇;永绥天禄,懋迓鸿禧。钦哉!”

古人眼里出西施

实际上,历史上各时代的审美标准都各有不同。

先秦时期,男性对女性的要求是肌肤白皙、细腰若柳。两汉时代“红唇”流行,《汉武大帝》电视剧中陶虹饰演的刘陵即是典型。魏晋仕女图中的女性步态轻盈,身材修长袅娜,长袖翩翩,流露出一种超凡脱俗、潇洒飘逸的气质。唐代则要求美女要体态丰腴,女性穿衣也更加开放。中唐至宋元时期,女性审美逐渐转向纤弱,缠足也开始普及,到了元代更是首次出现了“三寸金莲”的说法。


唐代仕女画

明清时期,追求纤弱的审美标准进一步发扬光大,明代正德年间更是兴起”赛足会”,在女人之间展开以小脚为中心的军备竞赛。

明朝文学家李渔在他的《闲情偶寄全集》中从选姿、修容、治服和习技各个方面较细致地刻画了他对女性美的理解,比如肤色要“惟白最难”,眼珠要善转动并且黑白均匀,眉毛要“如新月”,手“嫩”指“尖”等。

然而在民国之前,尽管各个时期审美标准有所不同,但也都有相通之处。比如“肤若凝脂”、“鬓发如云”、“眉如弯月”、“腰如束素”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天备受青睐的“V”字脸并不符合古代女性的审美标准,《相书》中的《女人贱恶部》,就将尖下巴的脸型贬为“贱苦”。同时,坐姿端庄稳重、神态自若也是古时对女性的要求,所以现代被认为性感的姿态会被认为是“搔首弄姿”,算不上美。

除此之外,宫廷审美与民间审美也有所区别。妃子相貌不一定要好看,但要端庄,符合“富贵”、“吉利”之相,尤其对于更看重门第、品德的清朝来说更是如此,“小脸”、“尖下巴”因此都遭到了嫌弃。

到了民国时期,女性审美标准随着西方文化的涌入才发生了改变。比如“旗袍”,“卷发”,“口红”以及“散发个性的表情”让女性开始拥有一些个人的魅力,也让女性的审美标准在清末的短短几十年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因此较古代而言,荧屏上的民国美女更能被现代人所接受。

而习惯了“尖下巴”,“小脸”,“性感”的当代人,在审视古典美女的时候,自然会有些不以为然。

有人来拍照要记住……

然而,即使到了近代,审美标准已经越来越近于今人,照片中的中国后妃乃至其他上层人士仍然形象欠佳。这不仅是因为当时流行的穿着造型与现代不同,也与人们在镜头前的表现不够熟练有关。


清宫中第一个拍照的大臣耆英

“照拼搏在线app相”这一技术于 1843 年传入中国,到 19 世纪末,开始流行于宫廷之中。

刚刚传入时,照相并未被广泛接受,有民间迷信认为“照片会摄取灵魂”。而由于照片通常只留上半身,还有人认为照相会让被摄者丢失下半身,“尸首两处”。

除此之外,对于照相机的陌生,也导致人们在镜头前的姿势和表情都不大自然,从而影响最后的拍照效果。

而熟悉自拍的人都知道,拍照的门道极多,姿势、表情等许多因素都会影响到呈现出来的容貌状态。即使受过专业训练的电影明星也难免囧态百出,何况是刚接触照相不久的清代人。

如在 1860 年代英法联军的英国陆军司令克灵顿将军的日记中,记载了 1860 年签订《北京条约》时,英国摄影师比托给恭亲王奕?照相的场景:

“…用偌大的镜头对准了脸色阴沉的恭亲王胸口。这位皇帝的兄弟惊恐地抬起头来,脸刷地一下就变得惨白……以为他对面这门样式怪异的大炮会随时把他的头给轰掉...人们急忙向他解释这并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至于我们熟悉的恭亲王标准像,则是在同年他回访英国的时候留下的。而当时的恭亲王虽然已不是第一次面对照相机,但还是很难在镜头前表现出自然、霸气的神采,反倒显得有点呆滞、僵硬。

更能反映镜头感差异的是李鸿章的两张照片。在和俾斯麦的合影,李鸿章看上去瘦弱、乏力,身材和精气神都远差于旁边的俾斯麦。

而实际上,李鸿章身材魁梧,英国人濮兰德即形容李鸿章 “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身材奇高、容貌仁慈的异乡人。”


拼搏在线 另一张照片中精神风貌截然不同的李鸿章

清廷中最会拍照的莫过于慈禧太后。在清宫档案里面,有大量慈禧照片存放的记录:“珍字:一八六,慈禧放大像,十四匣;一九五,慈禧八寸像片,二百张....”,其中比较经典的是一幅名为“梳头穿净面衣服拿团扇圣容”的照片,现存量达 100 多张,可见慈禧非常喜爱照相。


慈禧太后摆拍照

而慈禧在镜头前放松、自然的表现,也正是来自于她丰富的拍照经验。最初照相时,慈禧也会感到紧张和担忧。据《十三格格》的原型德玲的《清宫二年记》记载,慈禧在第一次照相前,先让一个太监站在镜头前,她到聚光镜片中去看其形状,惊讶地发现其首尾倒立,听过摄影师勋龄的解释之后才平静下来。此外,慈禧还曾因摄影师拍照时没让她完全准备好而表示不快,令其“后再摄时,须先语余”。

而即使是身经百战的慈禧,也不一定能在照片中完全表现其风采。据 1905 年为慈禧画像的美国画家华士?胡博形容,“太后的仪容将我深深地吸引住。我曾见过她的一帧照片...现在才发现真人跟照片绝不一样。她坐得笔直,显出坚强的意志,连皱纹也带着深意似的,眉宇间充满着仁爱和对美的追求。”


另一张慈禧太后照

除了照相会让呈现出来的颜值大打折扣之外,穿衣与装扮也会影响整个人的气质。尤其是对于年轻的格格妃子们来说,戴上小两把头、穿上朝服后多少会显得保守迂腐,加上无聊的生活及长期驯化带来的毫不生动的表情,与现在年轻人的形象就有了很大的出入。

比如 6 岁便被送到日本的爱新觉罗?显玗(又名川岛芳子),由于高中时期接受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化的教育,加上当时川岛芳子已在日本生活多年,行为举止都已经被“日本化”,其整体气质配上穿着打扮,与传统清廷中格格的形象相去甚远。

而后,在 1931 年侵华事变时,川岛芳子女扮男装从事间谍活动,其风格与之前的自己又有了很大差别。又过了仅仅十几年,到日本战败投降川岛芳子接受审判的时候,法庭上的她看起来像落魄的中年妇女,俨然没有了昔日的风采。

不过,即使受到上述多方面的影响,清朝皇室留下来的照片中也并非没有颜值看起来出色的,比如一生痴爱溥仪的完颜立童记。从照片上来,就很符合今天人的审美品味,换上今天的服装,不无成为网红的潜力。